鉴赏中国画的入门书
2015-03-12 12:46:08   作者:红岩   来源:华艺网   评论:0

  1、中画与西画的区别
   1)西画重创新,中画重视传承;中画的主题和内容不会随时代有太多变化,来来去去都是山水、人物、花鸟;而山水的布局也往往有似曾相识之感;观赏中国画,关注传承和转化是焦点;因此,欣赏传统中国画,先要了解五代、北宋山水大师;
   2)人物画:中画重视写意,人物的气质代表的理想和价值;西画重视写真性格;
   3)风景画:西画重视具体风景的表现;而中画不求现场感,而是画家对大自然山水的记忆和组合,并非特定山水;山水画所表现的是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关系;
  
  2、皴法看师承和求变
   1)董源喜欢用一条条长长的线条(批麻皴),来表现江南山丘的质感;
   2)巨然在山峰之顶,状似馒头的笔墨造型表现露出的岩石(矾头皴),也利用墨点点出远处丛林树木,“点苔”使得山峦看上去有郁郁葱葱的感觉;
   3)米芾米友仁以横向“点苔”加以变化,表现江南湿润迷蒙山水;
   4)李成以寒林景致见长,善用状似蟹爪的笔触表现树木枯秃的形状“蟹爪皴”;
   5)郭熙传承了“蟹爪皴”,同时喜欢用状似卷云的“卷云皴”来表现奇峰;
   6)南派的董巨最为后世推崇;如黄公望用了大量“批麻皴”表现山丘造型,又用了密集的“矾头皴”和“点苔”来表现山石质感和茂密林木;
   7)山水画到了元四家,大自然造型和山石质感已经次要,而笔墨的抽象价值才是画家表现的重点。因此黄公望的山水对比董源,较之更抽象化;而元四家的山水看上去更平面化,焦点在于笔墨,变现画家的人格和内心向往的理想;
   8)清初四王作品焦点在于笔墨临摹,构图布局颇为公式化,而吴历将西画的影响带入山水画;
  
  3、三远
   1)高远意指人在山脚,望向山高处;
   2)平远意指人在山上,一望无际望向远处,看到低处;
   3)深远意指人在山前,望向山后由近及远,有深入感觉;
   这三远是中国式的透视法,多点聚焦;
  
  4、留白
   1)西画重视细节表达,正因为细节太精确,反而不容许观者有丝毫猜测和想象;
   2)中画构图清简,迫使我们的注意力集中在想象和回味上;
   3)如郑思肖的兰花简洁,仔细回味发现其兰花皆无根,且线条柔中带刚,整个画面看上去清淡素净,表达其宋亡后“地被人夺”。抒发内心情感和理想,并未照顾观者的考虑;
   4)对比宋崔白的《双喜图》和清《梧桐双兔图》,双兔加入了西洋画前后比例透视的关系,虽然两图均有留白,但中国画的留白没有确切的空间指示,反而营造空灵的山林感觉,产生留白的神奇效果;而双兔图因为太多的细节,反而不能产生意境;
  
  5、立轴构图
   1)五代宋之山水立轴画,巧妙利用山间小径、石间瀑布、云烟浓雾等,带领我们的视线由下而上、由近而远,把画面的前、中、后景逐一串联起来,而前、中、后景的距离和关系多不做过多交代,以云烟略过就是;
   2)明末清初画家不以自然为师,由下而上的构图布局因而变得形式化,清代山水画很容易看出由下而上的布局,山峰往往一环接一环向上扣叠,堆砌成一条条清晰分明的山脊,没有掩映变化;
  
  6、笔墨
   1)一般人不理解传统国画对笔墨注视较西洋画重要,是忽视了中、西绘画所用媒介不同,特别是中国画所用毛笔、宣纸和西画所用帆布、画笔的特性差异;
   2)西洋画笔大多是平头,笔毛较短,毛质偏硬,同一只笔画出的笔触不会有太多变化;而同一只毛笔能偶画出的笔触可以千变万化;
   3)西洋画家善用明暗处理和色泽变化来反映物体的质感;而中国画依赖线条的转折提按,简单一两笔就勾勒出花瓣的特质;
  
  7、笔
   1)执笔方式有两种:“中锋”和“侧峰”。
   2)中锋是指执笔是直立式,画出的点和线,呈现圆的感觉,因为笔尖在中心,力度左右均匀,线条有圆浑之感;
   3)侧峰执笔是倾斜的,笔尖是椭圆形,画出的点也是椭圆形;线条因力度不均,呈现有“利”的感觉;
   4)“行笔”指书画的速度,较慢的行笔画出的笔触较厚重,而较快的行笔较为漂浮;
   5)“气”的表现在于用笔,用笔流畅,整幅画面有伸延起伏的流动感力量;而“韵”的表现,更多在于“墨”;
  
  8、墨
   1)用墨要旨在于“通”,通畅不滞;这团墨给人感觉是流动的是能呼吸的,“韵”是质的感觉,于墨的浓淡、干湿、聚散间散发出来。
   2)黄宾虹有“五笔七墨”之论:“五笔”是--“留、圆、重”(中锋的浑厚、内敛)、“平、变”(侧峰);“七墨”是--浓、淡、破、泼、渍、焦、宿;
  
  9、手卷
   1)黄公望的《富春山居图》手卷,通过多个侧面表现富春山的各个侧面,先从山下带到山上,然后到了山峰前面,再由山前转入山背,再慢慢下山,经过平原回到山脚。画家利用手卷独特的横向形式,把不同视点在画面编排开来,早就一种游离透视视觉经验;
   2)富春山是做不大的山丘,非常普通,着实不值用三年描绘。然而其所写的其实是黄公望晚年舒坦隐逸的心境,这些景致只是画家内在精神的载体。卷中远山近景一律朴实无华,山峦起伏、树石的疏密,有节奏而韵律和谐,用笔圆润而不浮夸,用点用墨润泽不耀眼,读来平和舒畅,末端大段留白更使人回味无穷;
   2)若有林木笔直高耸,则平平列去,若有枝条向上张扬,则缓缓延展整体排开;山石用批麻皴,再耐心的重复一排排横横的笔画,化解了山脊的棱线,为大块山水衬上轻摇缓摆的律动,看起来毛茸茸;
责任编辑:一尘

相关热词搜索:鉴赏 中国画

上一篇:范曾书画作品辨伪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分享到: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