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刻拓片:跨越千年的艺术邂逅
2013-03-15 10:44:24   作者:未知   来源:北京日报   评论:0

  石刻拓片作为中国收藏史上辈分最高的品种之一,自隋有捶拓,宋见收藏,历来为贵,仅宋拓《麓山寺碑》及《画像赞碑》两种拓片,明代的转手价就高达黄金百两。圈内称拓片为“黑老虎”,通俗的说法,黑指墨拓,身价高过老虎。还有一说,造假者心黑如虎,一不留神便会落入虎口。

  相比各种碑拓,面积巨大的摩崖刻经更容易被拓片收藏者忽略,它们自古以来依附于山崖岩壁,除非山崩石裂,或像当地村民开山取石那样将尖山摩崖刻经毁坏殆尽,作为司空见惯的人文景观,很少引发收藏欲望,等到有所意识已经为时过晚,因而越显珍贵。上世纪九十年代,有人开出高价收购铁山摩崖刻经拓片,最后发现不是买不到,而是根本没有。于是有人想到了仿制,先做成木制模板,再造出假拓片,由于缺乏岩面经过风化所导致的石头质感,很容易被识破。

  上面所说尖山和铁山,均属山东邹城北朝摩崖刻经范围。古称“邹县四山”的北朝摩崖刻经在中国佛教和书法两界都占有重要地位,已被国家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相比尖山摩崖刻经仅存部分拓片,铁山摩崖刻经的命运要好得多,经过近十五个世纪的漫长岁月,全部刻经九百四十四字,仍存七百九十五字。然而,即使保存尚好,随着自然风化加剧,也是一天一个样儿。说到对中国书法发展的影响,邹城北朝摩崖刻经贡献巨大,曾被包世臣誉为“大字鼻祖、榜书之宗”,为历代书法家朝圣之地。启功先生晚年最大的心愿便是来此一观,看看石头上面的笔墨艺术。

  虽说书画同源,但画家来看的始终很少。而著名画家张大华不但来了,还应邹城文物局恳请留了下来,为邹城北朝摩崖刻经创作出近百幅前所未有的经文拓片画。史无前例的大胆创举,给拓片收藏带来的震惊不言而喻。而在捶拓时有意放大的白宣上作画,给张大华留下的也不仅仅是难得的创作空间。

与所有碑刻不同,邹城北朝摩崖刻经拓片格外难拓,大字如斗不说,在剥蚀严重的花岗岩石面上,每拓一下的力度都要恰到好处,要留住自然风化所形成的特殊肌理,凸显出无法复制的历史时差。期间风大不行,下雨也不行。对于画家而言,要想在经过捶拓后纸筋断裂、纸面凸凹不平,托裱后纸张过水、纸间浆水结层的大幅拓片上进行国画创作,不比完成一张摩崖刻经

责任编辑:一尘

相关热词搜索:拓片 石刻拓片

上一篇:季涛:古玩藏家们为什么那么容易上当受骗
下一篇:松花砚:浮出水面的身世与风华(2)

分享到: 收藏